Garibaldi甲你保庇

Garibaldi甲你保庇

圖文分享:會員 Elsa Yu 

Garibaldi,念起來像「甲你保庇」,住在大溫地區的人告訴我:「Garibaldi那是一定要去的,有夠水耶!」

第一次去到Garibaldi Lake,是在2020年夏末,去之前一直在網路上刷別人的照片,看著那片綠松石色的湖水,背後群山環繞,山上白雪皚皚,想著:「我也看得到這樣的景色嗎?雪會不會都融光了?」到了之後,呦呼!山頭還是白的,因為那不是雪,是大冰河!白色冰河映著藍天和綠松石藍的湖水,超〜美!湖中還有一塊一塊的石頭突出水面,像小島一樣,上面開滿桃紅色的野花,最大的一個島島上長了針葉樹,看起來就像軍艦一樣。有人工擺放的石頭如同走廊,可以一路跳石頭到這座軍艦島。島上有幾個穿泳褲的大男孩,互相推拖著誰先下水,沒多久聽到撲通一聲,然後一陣驚呼,這冰河流出的湖水真的超冰的!

Garibaldi讓我念念不忘,今年終於又有機會可以再訪。因為疫情控管人數,需要先申請Day Pass,早晨九點的登山口停車場幾乎全滿,真的是非常熱門的健行路線。路徑寬敞好走,一路平緩上坡,走在高聳的針葉林間不曬太陽,非常舒服。目的地前3公里處有一個叉路,一邊往Black Tusk與Panorama Ridge,一邊往Garibaldi Lake。過了這個叉路口,景色終於有了不同的變化。首先會經過Barrier Lake,是個清澈的小湖。接下來經過Lesser Garibaldi Lake,水色是色彩飽和的綠松石藍,非常漂亮。可惜這個小湖邊坡很陡,沒有路可以下去,只能從樹叢間遙望。

過了這兩個小湖沒多久,山路一轉,Garibaldi Lake就出現在眼前,湖的這頭有座人工的小橋,一邊是湍急的溪水,一邊是平靜寬廣的湖泊。從湖的這一頭看,湖水是綠松石藍,比之前的小湖再透亮一點;繼續沿著湖邊前行,經過營地,來到冰河正前方,湖水又呈現清澈一點的藍色。Garibaldi Lake的湖水來自兩條冰河,從冰河流出Rubble Creek,後來因為火山噴發的岩漿形成300公尺高的屏障攔住溪水,才有了今天的Garibaldi Lake,湖上大大小小的島也都是岩漿形成的。冰河融出的水帶有冰河塵,是非常細緻的微粒懸浮在水中,才會在太陽的照射下折射出不同的色彩。

今年湖水上升許多,湖邊有些路被淹沒了,變得有些難走,連去軍艦島的跳石走廊也被水淹沒了一大半,只有幾顆石頭還露出水面,這次沒辦法跳石頭到軍艦島,只能涉水而過。可能是之前heat dome,冰河融化許多,才讓湖面上升了。試試水溫,冰涼依舊,但不刺骨,許多人換上泳衣,毫不猶豫地跳入水裡玩耍,看著看著,好像水就更不冷了。

藍天,湖水,冰河,Garibaldi,好像真甲你保庇了。這麼美的地方一定要看現場,如果你也有一天的空檔,把Garibaldi放進口袋名單,絕對不會失望的。

黑種草

黑種草

綠色文化義工投稿分享:義工Tan小姐
 

學名 Nigella Sativa,毛茛科(Ranunculaceae) 黑種草屬(Nigella) 原產於南歐、北非和西南亞。

它還有兩個很極端且有趣的英文名字:Love-in-a-mist(迷霧中的愛人) 和 Devil-in-the-bush(叢林中的惡魔)

黑種草的花細緻優雅,適合作花壇或盆栽觀賞用,也可以做新鮮花材,乾燥的果莢十分可愛,瓶插做裝飾,賞心悅目 !

乾燥的黑色種子常被稱為黑茴香或黑孜然,有胡椒味,可以作為調味辛香料,也可以提煉黑種草油 。

歡迎大家分享有關於自然生態、環保環境、加拿大歷史文化,請投稿至綠色文化俱樂部信箱:[email protected]

錦帶花 Weigela v.s. 猬實 Beauty Bush

錦帶花 Weigela v.s. 猬實 Beauty Bush

會員分享:May Lin

錦帶花 Weigela (Weigela florida) 忍冬科锦带花屬,落葉灌木。錦帶花的枝條細長柔弱,花色豔麗綠葉成帶,似仙女織出的錦帶,故得名錦帶花。春末初夏開花,花朵初開為白色漸變為粉紅色,花色漸變繽紛,綠葉相映成趣。聚傘花序生於側生短枝的葉腋或枝頂,花冠呈現漏斗狀鐘型,花萼上部裂成5片,中部以下連合。

猬實 Beauty Bush (Kolkwitzia amabilis ) 忍冬科蝟(猬)實屬,多分枝直立灌木。猬實20世紀初從中國引進,在歐美國家被譽為“美麗的灌木”(Beauty bush)。夏秋果實密被毛刺,形如小刺蝟。猬實雖然是忍冬科植物,但猬實花乍看却很像唇形花,花冠淡粉色,5裂花萼,花朵不僅在萼筒上有毛,内部也有絨毛,下唇还有美丽的橙色斑紋,一直延伸到花冠深處。傘房狀聚傘花序  ,葉交互對生,橢圓形至卵状型圓形,全缘或少有淺齒狀,葉片上面深綠色,兩面散生短毛,花成對,生於葉腋,聚于枝端。開花的时候,整株灌木鋪滿粉红色的花。

總結如何分辨錦帶花Weigela和猬實Beauty Bush?

遠觀:
錦帶花:花朵顏色深淺不同,花朵與葉子分布較均勻似錦帶。
猬實:花朵聚於枝頂。

花朵:
錦帶花:錦帶花花朵比猬實大, 5花瓣大小都大致相同,且花葯明顯。
猬實:下部花瓣大於上部,下唇还有美丽的橙色斑紋。

萼筒:
猬實萼筒上有毛。

葉片:
葉片都是交互對生。錦帶花葉子較細長。
猬實葉片比較似橢圓形至卵状型圓形。

The Most Beautiful Block 溫哥華最美的街道

The Most Beautiful Block 溫哥華最美的街道

如果你曾路過溫哥華西10 街 100號路段 ,是否被這一街區南側一排色彩鮮艷,童話故事般的老房子吸引,而停下腳步? 

沒錯 , 這裡有溫哥華市編號第一棟的 Heritage House, 也曾經獲選為溫哥華最美街區.

說起這區保護良好建於西元1800末到1900初期的古老房子群,完全要歸功於 John Davis 家族.故事的起源要從 1973 年開始,當時 Davis 家族買下一間位於此街區的 80年老房子.這棟房子屋況很差,所幸 John 的父親是技術純熟的工匠,費時年餘總算搬進新家.

可惜這個街區當時色情行業熱絡,也吸引毒品交易 , John 為了自己兩個女兒的安全,主動成立了社區守望相助團體,幾年後這些行業就慢慢的離開了社區.

之後他和家人對社區的發展一直熱心參與.

隨著都市人口的增加, 街區上陸續有老房子拆掉改建成公寓.

基於對歷史建築的喜好 Davis 家族買下同一側街區的待售老房子, 盡力修復成原狀,再以家族多年收集的骨董物件, 將房子妝點的古意盎然.

目前 Davis家族還擁有這街區上 4棟老宅,分為15 個單位出租中.

下次您如果路過西10街, 不妨放慢腳步,仔細欣賞這個花了 Davis 家族近50年的心血, 悉心修復與美化的典雅街區 .或許還會遇見正在修剪圍籬的 John Davis 本人呢!

2021溫哥華 櫻花賞 – 季後期,關山櫻盡展高潮

溫哥華櫻花賞 Vancouver Cherry Blossom

第三期的櫻花通常都是大朵,愈多瓣或愈香的花通常愈晚開花,重瓣櫻花的花期也比較長,不但看得到粉紅色,白色的櫻花,更有黃色櫻花更讓人期待。

關山櫻 (Kanzan)

關山櫻 (Kanzan) 是很古老的樹種,可能源自中國,在日本最早的記錄在可追溯到1681年的日本櫻花目錄,當時她被稱為「Sekiyama」,已在日本大量種植。「Kwanzan」甚麼時候被改為「Kanzan」已不可考,大約在1880年,關山櫻開始出現在美國,直到1912年日本「櫻花外交」,從日本送到美國的關山櫻與染井吉野櫻種滿了整個華盛頓特區。

完美粉紅櫻 (Pink Perfection)

具有淡淡香氣的完美粉紅櫻擁有一個比關山櫻略小的蔓延性花瓶形樹冠,高約5-7米,深紫紅色的花蕾沿著下垂的細枝懸掛,梗長,有腺體和鋸齒狀的萼片,她的花介乎關山櫻與松月櫻兩者之間,也是大輪重瓣,以3~7朵花為一簇開放,其花寬超過5公分,花瓣約28~32片,花芯平開,帶不規則花緣。

一葉櫻 (Ichiyo) 

一葉櫻3~4朵花呈簇狀,花朵從粉紅色花蕾開始,剛開時非常粉紅,後來轉為粉白,白裡透紅,其花瓣約16~22片,花寬約4.5~5公分,平開如碟狀,不規則的花瓣摺邊酷似蕾絲舞衣花緣,一對突出的葉化雌蕊酷似舞者的纖纖美腿,其中約20%祗有一片葉化雌蕊,是一葉櫻的重要特徵,其花色將謝時褪得更白,但不會變純白。

松月櫻 (Shogetsu)

松月櫻花瓣約22~28片,花寛約5公分,褶邊的花瓣微微散開,配上蕾絲般的花緣,就像芭蕾舞者的裙擺,一對葉化雌蕊就是那雙纖纖玉腿,她的主柄和花梗甚長,花梗幾達5公分,恰如少女修長的身影,其一大梗有4~6小梗,每小梗帶4~6朵花,一簇20~25朵組成一團團的舞者,垂吊下來向途人表演撩人舞姿,春日隨著春風悸動,翩翩起舞!

鬱金櫻 (Ukon)

鬱金櫻 (Ukon) 是第二期晚期的櫻花,花期不短,常與關山櫻同時盛開,她的苞片鮮紅,花苞紫紅,繖房花序,帶小腺體,成花約5公分寛,花瓣呈淡黃綠色,花芯黃中帶綠,花緣帶有淡紫色,因其花瓣層叠有10到15片,花形被擠壓成吊鐘狀,所以暗部看起來就更黃了。

每年櫻花課的尾聲,林老師總會帶我們去欣賞城市中的普賢象櫻森林,到日出社區見證菊櫻開到最高潮,圓滿結束這一年的櫻花導覽。幾個星期下來,學員們不但對溫哥華櫻花有更深層的認識,大家更是 因賞櫻結緣,豐富我們的生活。

本文取材自 雲城櫻花 處處開

近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