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Goose (Chen Caerulescens) 雪雁

Snow Goose (Chen Caerulescens) 雪雁

文章:曾秋文老師
照片:曾秋文老師

雪雁是一種集體群聚行動的中型雁鵝,群體由一個一個的家庭組合而成,數量從幾百、幾千到幾萬隻都有,在如此龐大的群體中,同一個家庭成員之間必須以鳴叫聲互相聯繫以免失散,因此我們看到雪雁群無論在白晝黑夜、覓食或飛行時總是吵雜無比。

 雪雁的成鳥全身白色僅翼尖黑色,幼鳥全身灰白,但是在太平洋沿岸野外實際看到雪雁的頭部會呈現黃銹色,那是因為度冬區河口的泥灘地含有大量鐵質成分,當雪雁埋頭挖掘草根覓食時,久而久之就被染上了顏色。

 雪雁有2個亞種: 大雪雁繁殖於格陵蘭西北、巴芬島,冬季遷徙到墨西哥。

小雪雁繁殖於西伯利亞、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北部,冬季遷徙到加州和墨西哥灣沿岸。溫哥華的雪雁就是屬於這個族群,繁殖地在俄羅斯北極海的Wrangel Island上,每年大約9月底10月初抵達飛莎河口,12月初再到華盛頓州的Skagit River河口度冬,隔年3-4月再北返繁殖地。

 雪雁有白色型和暗色型。暗色型雪雁又稱藍雁(Blue Goose),西岸的暗色型比較稀有,中部和東岸比較普遍些。

雪雁一窩可以生3-5顆白色的蛋,孵化期約23-25天,雛鳥破殼不久就可以離巢跟著親鳥自行覓食游泳,當雛鳥開始要長羽毛時親鳥也跟著換羽,此時的親鳥、幼鳥都無法飛行,只能行走和游泳逃避捕食者的攻擊直到長出飛羽。

 雪雁的天敵有白頭海鵰、金雕、北極狐、狼等,在孵蛋和育雛期間,蛋和雛鳥也很容易被北極狐、紅狐賊鷗、北極鷗、銀鷗、渡鴨等獵食。

近期野鳥生態解說活動:
[Sun] Oct 31日 8:30 am – 11:30 am 列市Terra Nova鱘魚淺灘野鳥生態解說
[Sat] Nov 6日 8:30 am – 11:30 am 本拿比湖野鳥生態解說

列治文市鱘魚淺灘(Sturgeon Bank)

列治文市鱘魚淺灘(Sturgeon Bank)

文章:曾秋文老師
照片:曾秋文老師

列治文市鱘魚淺灘(Sturgeon Bank)位於菲沙河出海口的半鹹水溼地,屬於海埔新生地(Terra Nova)。半鹹水溼地不僅是魚類覓食與水鴨的棲息地,也是小哺乳動物如老鼠的家。

  時序進入十月秋季,一波波寒涼的北風將千里迢迢來此繁殖的夏候鳥,如棕煌蜂鳥、雙色樹燕、魚鷹、黃鶯等推回南方避寒的同時,也帶回來了今春去北方繁殖 溫哥華的明星冬候鳥—雪雁(Snow Goose)。久違了雪雁!半年不見,不知道你們的家庭成員又多了幾口? 如何分辨哪些個體是今年的新生命? 雪雁不是除了翅膀末端黑 全身應該雪白嗎?為什麼頭是黃銹色? 什麼時候才能見到潔白的雪雁? 就讓曾老師來告訴你答案。

  十月除了數量龐大引人注目的雪雁外,鴨子是最先換上美麗春裝的鳥類,7、8、9月還分不清公母羽色的綠頭鴨搶先換裝,才換好一襲亮麗禮服的公鴨們,不等春風吹就迫不及待的追求母鴨以搶得遺傳優先權。雖然棕煌蜂鳥已經南遷,在這裡我們依然可以見到本地的蜂鳥Anna’s Hummingbird(安氏蜂鳥),還有Northern Flicker(撲動鴷)、Barn Owl(倉鴞)、數量增加的Northern Harrier(北方澤鵟),2年前我們的活動時還遇到一隻超近距離的Northern Saw-whet Owl棕櫚鬼鴞呢!(如圖當時所攝)

  

近期野鳥生態解說活動:
[Sat] Oct 23日 2:00 pm – 5:00 pm 三角洲North 40 Lands野鳥生態解說
[Sun] Oct 31日 8:30 am – 11:30 am 列市Terra Nova鱘魚淺灘野鳥生態解說

離層 & 秋色

離層 & 秋色

編輯:Jacqueline
照片:Jacqueline

我們常常問- 為何秋季葉色會變化?
其實,顏色一直在那,只是春夏季葉綠素在葉面,我們”看”到了樹木的典型色彩。

秋季日照較短,氣溫下降;樹木感知大地即將冰凍,水份無法吸收送上樹頂協助葉片光合作用生產澱粉以供應樹木養份;若一直強行供應葉片水份 ,整棵樹將會枯死。因應冬季極端模式的水份調節,落葉樹在秋末需要把冬季無作用的生產單位- 葉片斷去。樹木產生化學變化,在葉柄和樹枝之間產生「離層 abscission layer」- 在脫落的葉柄末端可見到離層生成後乾燥光滑的細胞壁。
     
藉由離層素的刺激,離層部份的細胞壁變厚以確定水份減少供應,此時葉綠素開始降解- 葉綠素內的氮及其他養分,會被回收而轉運至莖與根。離層的形成,阻止了水份供應也同時困住了未回收的澱粉,澱粉和白日溫暖的日光下化學作用型成了糖。離層在秋季寒冷的夜晚加速生成,葉中留滯的糖和葉中其它花青素、葉黃素、胡蘿蔔素等等等……, 形成了秋日一樹輝煌的銅色、黃色、橙色、紅色、紫色。     

几週冷涼的氣溫、陽光燦爛的白日、及寒冷沒有霜凍的夜晚,製造出夢幻的秋日。這一切的夢幻都由那層細胞- 離層的啟動開啟序幕。1960年代,植物學家藉由秋季落葉,找到了離層素,它除了保護樹木的存活,也在冬季暫停了新芽的發育,樹木有著好多我們不知道的秘密呢~

樹木和我們一樣,它們”繼承”秋色就好像我們髪色膚色的遺傳,樹葉中不同化學物質的比例,形成了不同的秋色。只有在適宜的緯度配合剛剛好的溫度,秋葉才會顯出它的短暫絢麗。秋色稍縱即逝,讓我們跟著綠色文化俱樂部,一同踏上大溫街頭巷尾,聽著城市及樹木的小故事,欣賞北國秋色的夢幻。

雪松太平鳥 Cedar waxwing

雪松太平鳥 Cedar waxwing

編輯:Serena 
照片:Devon Yu 夕陽下的雪松太平鳥,拍攝於Richmond BC

雪松太平鳥生活於北美洲和中美洲,在加拿大南部的開闊林區,尤其是有豐富漿果和水的地方。冬天時,當漿果產量不夠時,遷徙於美國南半部,中美洲和南美洲。主要食物包括,雪松毬果、漿果與昆蟲,是一種群居鳥類,有時可以看到牠們成群結隊的行動,或在果樹上一起覓食。

特徵:中等大小的鳥類,頭大脖子短,喙又短又寬,頭部與胸部為淡棕色,灰色的翅膀,腹部有微微的黃色,尾巴為灰色,尖端亮黃色,臉上戴有黑色面具,翅膀上有一橘紅色的線條。

近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