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太平洋精神公園(Pacific Spirit Regional Park)的生態

文:林聖哲 老師

太平洋精神公園(Pacific Spirit Regional Park)位在溫哥華市西邊,涵蓋七百六十三公頃的森林與海岸。其森林橫跨灰點區,分開都市與卑詩大學。其海岸地區圍繞著半島的頂端,與菲沙河、喬治亞海峽、布拉德內海相接。太平洋精神公園成立於一九八九年,其名稱公開徵選而得。意指「通往太平洋之路,與大自然結合的精神地」。該公園擁有多種生態多樣性,包括十六街以南的針葉林地、東側卡馬遜濕地、南側溪口濕地、西側海岸以及十六街以北的闊葉林地。

您可以沿溫哥華市W 4th Ave. 西行,接 NW Marine Dr.,過住宅區與海邊最後販賣店。在公園北邊告示牌Spanish步道,進入十六街以北的闊葉林地。亞伯拉罕草原(Plains of Abraham)位於公園北方。它原來是一個酪農場,周圍有不少草莓樹叢與闊葉林。溫暖的陽光與涼爽的和風,到處可聽野鳥嗚叫。該公園地於一八六五年開始,允許砍伐林地,直到一九二二年,方開始保留規劃為卑詩大學用地。目前再生的森林,大多為赤楊木(Red Alder)與白楊木(Aspen),還有不少大葉楓(Big Leave Maple)與鮭莓(Salmonberry)樹叢。除了亞伯拉罕大草原外,其北側有峽谷與陡坡,其間滿佈步道,為愛好大自然騎車與騎馬者的樂園。您很容易在此聽到各種鳴鳥,如知更鳥(Robin)、林鶯(Warbler)的美妙歌聲。春天正是各種樹莓花開的季節,如鮭莓(Salmonberry)、黑莓(Blackberry)、頂針莓(Thimbleberry)、接骨木(Elderberry)。

至於十六街以南的針葉林地,您可以沿溫哥華市W 16th Ave.西行,過住宅區,再由 Sasamat St.交叉口,對面公園告示牌,Sasamat步道進入。通常,當土地上的森林被砍伐殆盡時,它同時損失其中大部份甚富營養的表土。隨著風吹來的種子,開始緩慢地在這片土地上重生。一年生的花草首先來到,數年後,才由多年生的植物,如野生草莓(Strawberry),荷包牡丹(Pacific Bleeding Heart)所取代。這些先驅植物死去的殘留物,逐漸地堆積為新的土壤,接著有鮭莓(Salmonberry)或其他落葉植物,如赤楊木(Red Alder)等相繼落葉生根。接著由喜愛潮濕的大葉楓(Big Leave Maple)迅速的成長,其樹蔭終於導致赤楊木的逝去,同時它們也提供紅柏(Red Cedar)、鐵杉(Hemlock)種子陰涼的適當生態環境。


大部份的步道,婉轉曲折地穿過年輕的太平洋溫帶雨林。豐富的濕氣與溫暖的氣候,提供鐵杉(Hemlock)與紅柏(Red Cedar)最適當的生存環境。在雨林裡,層層的森林生態中,沒有任何資源被浪費掉。腐敗的落葉與木材,被細菌和甲蟲分解為肥沃的土壤,到處生長著苔蘚與蕨類植物,再貧瘠的土壤,也可找得到像奧勒崗葡萄(Oregon Grape)與劍蕨(Sword Fern)等耐旱的植物。數百年的光陰如梭,在典型的海岸西洋鐵杉(Western Hemlock)森林帶,耐陰的西洋鐵杉最後將佔據整個林地。但是閃電的野火或人類的砍伐,將讓顛峰期的森林,再開放給更多的陽光與先驅植物。如此森林的世代,一再地交替。

東側卡馬遜濕地(Camosun Bog)位於公園東側。這也是低陸平原自從冰河退縮之後,由一個小湖泊,歷經數千年植物生長與死亡的世代交替,逐漸形成。多年累積的腐殖土形成酸性的煤渣地。只有拉不拉多茶樹(Labrador Tea)、苔地月桂(Bog Laurel)、藍莓(Blueberry)、雲莓(Cloudberry)、濱松(Shore Pine)才可以在此地生存。由於近年來人們的開發與抽水引流,導致這個珍貴的苔癬濕地逐漸為附近的鐵杉(Western Hemlock)、歐洲蕨(Bracken fern)與赤楊木(Red Alder)所侵入。我們應該正視人類開發對生態環境的衝擊,才能有效保存生物的多樣化與珍貴生態環境的永續生存。

當您沿溫哥華市SW Marine Dr.西行,過住宅區,在Camosun St.北行,接W 29th Ave. 往西北,至Imperial Dr.交叉口停車,由公園告示牌進入Imperial步道。春季正是各種莓類,如鮭莓(Salmonberry)開花的季節。 您將有機會看到蜂鳥前來吸食鮮鮭莓的花蜜。許多聞香而來的昆蟲,也成為過境林鶯(Warbler)及野鳥的美食,您可以聽到鳥兒在歌唱。春天也正是大藍鷺(Great Blue Heron)築巢孵育小鳥的好季節,為了為孩子找尋食物,大藍鷺爸媽整天忙著覓食,飛出飛入。希望您不要去騷擾牠們。

近期活動